当前位置
主页 > 成功案例 >
它标志着中国航天工业的技术水平已到达了一个
2018-12-19 12:11
它标志着中国航天工业的技术水平已到达了一个崭新的高

1937年,我家住在王府巷,这里是一个只有三百来户人家的棚户区。我家里很穷,全家五口人(父亲、两个妹妹和我),靠父亲拉人力车和我拾破烂为生。

日本军队侵占南京时,我17岁。十二月的一天,日本兵在这一带抓走了我们7、8个人,强迫我们脱掉棉上衣,赶进一个叫做“磨坊”的院子里,日本兵叫我们跪成一排。我和一个邻居跪在一起,在日本兵开始用刺刀捅入时,我看不跑不行了,我就用胳膊碰了碰我的邻居,于是我们两人突然站起,夺门奔逃。日本兵端起刺刀劈面向我刺来,刺刀划破了我胸部的皮肤。我抓住刺刀柄,把日本兵推倒在地,我趁这个空档急忙向后门跑去,日本兵连开两枪,我从日军的刺刀和枪口下跑了出来,得以死里逃生。

就在这天晚上,日军在丰富路卫生所(现在的建邺医院)放了火,附近的居民都纷纷赶去救火。不料救火的人刚跑到跟前,早就埋伏在隔壁军营的日本兵大批翻墙而出,端起刺刀就对救火的人捅,捅死就摔进火堆里。有的还被日本兵活活推进火里烧死。在这场灾难中,王府巷居民被烧死的就有二十多人。后来我曾到卫生所的废墟那里去过,只见一片焦黑的尸体,横七竖八地堆在那里惨得很。

经过接近4个小时高度紧张的反劫持战斗训练,特战队员们已经接近体能的极限,有些人嘴上开始泛起一层层白色的膜。不过直觉告诉我今天的训练还远没有结束。果然,下一个令人恐惧的训练科目正式展开,虽然还是长途奔袭,但只一次距离更长、强度更大。

联系方式

电话:

传真:

邮箱:

地址: